新闻和最新信息

新闻 四月 2016

Chris参加澳大利亚·中国周 第二天:飞机、火车和汽车

今天一天都在路上,乘坐了各种交通工具。尽管巨大的人流带来各种嘈杂,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多种类型的交通那个工具、互为隔离的模式和高质量、快速换乘是运送大量人口的解决方法。在一个有1500万人口的城市里,交通要比布里斯班(227万,2014年数据)更顺畅,我也觉得很惊讶。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经典喜剧。一直以来我都非常钟爱的一部80年代经典喜剧,由Steven Martin和John Goodman出演,与今天博客的题目同名。这部作品讲到了两个喜剧演员用能想到的所有交通工具探索美国。

今天,我也尝试了相同的旅程,乘坐了飞机、高铁……以及我乘坐过的仅有几次最为疯狂的出租车,横跨中国,参加由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发起的2016澳大利亚周·中国之智慧城市苏州论坛活动。我成功地到达了目的地,还有幸看到了一些最好的交通系统在实际运行,尽管看似像我这般体验的外国人并不多。

今天获得的第一个经验就是机场作为城市门户、象征和功能性的交通枢纽的重要性不容低估。

今天在深圳和上海国际机场都逗留了一段时间,对这里的建筑和纪念碑式的风格带来的庄严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里运送旅客也是极具效率和功能化的。

机场是人们来到一个城市和离开一个城市的最初印象和最终印象,对于旅行者尤其如此,他们可能会经过许多这样的交通枢纽点。 旅行者会对各城市比较,得出不同的看法;而在这其中,机场的经历是最容易比较的,也是不可避免被比较的。

在世界上三个最大的机场中待了相同的天数, 我们的确需要意识到对于机场的投资所带来的相应的经济发展和潜在的价值对于我们经济和使用者的体验的影响。在澳大利亚,大部分机场(可能现在是所有机场)都是私有的,直接对州或本地政府负责。我们要考虑私有和公用之间不同诉求和各自的自我利益需求不会影响到城市作为一个整体的吸引力。

接着,我们进入了城市交通的第二部分。从浦东国际机场乘坐出租车到上海市中心的火车站。这个旅程也使我们第一次有机会看一下这个超级大城市。这里的人口有澳大利亚整个国家那么多,但是面积却只有悉尼这么大!

今天,我们只是路过上海;我们计划过几天再回来看看。然而,出租车上的一小时实在是令人激动。我听说上海的中心商务区(谁知道这是怎么来定义的呢?)即使在全球范围内也排得上名,也许我要待得再长些。

即使这么短暂的穿过这座城市,我们也看到了不断涌动的人潮。还好,由独有的“多层道路”构建起的城市高效道路体系使我们整个行程几乎畅通无阻。有时,我们在高架路上,而这条高架路本身还搭建在另一条高架路上,有6层楼这么高。

到了火车站,你才知道为什么这个道路体系如此高效。这里有太多的人进进出出, 从公车上上下下,或者从摩托车上跳下来,而他的同伴则继续前行。

我从网上稍微了解了下,这个火车站有1.5公顷,也是上海两个高铁站之一。它连接起上海和周边较小的城市——这些城市也有500万到1,000万人口。我们上海办公室的同事帮我们买了票、带着我们穿过热火朝天的候车室,找到了我们的火车。2个8节车厢的火车连在了一起,也就是说这是俩有16节车厢的高速列车,大概有300米长。哪里能看到300米长的站台啊!

经过一阵喧闹后,我们找到了自己的那节车厢。我们还以为车厢内也会一片嘈杂呢;没想到里面一片秩序井然,每个人都按号入座。我们就这样出发了,一开始有些慢,然后就达到了每小时300公里的车速。

如果你知道中国有多少高速列车以及这整个高铁网络是在多短的时间里发展起来的,你一定会感到很震惊。相同的时间段里,在中国已经完成了上万公里的高铁网络建设(高铁也开始运行了),而在澳大利亚,我们仅获得了东南昆士兰州一条新的摩顿湾铁路线拨款批准。经过这次旅行后,我的想法有些转变了,我支持澳大利亚应该建造高铁线路,连接起布里斯班、黄金海岸、悉尼(进而更多的城市), 这对我们未来很重要。

每小时300公里的车速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几乎立刻就来到了苏州。似乎刚提速没多久,速度就为这站停车而降下来了。与我们的客户Springfield Land Corporation一起,我们开始了旅程中贸易代表团这部分安排。我将会在澳贸会2016澳大利亚周·中国智慧城市论坛上进行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