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比以往 任何时候:公园和开放空间 更有价值

  • 新闻中心
  • 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公园和开放空间更有价值
洞见 – Stephen Smith | 规划设计副总监

从我的房子向外望出去可以看到一个运动场,当地人称其为“The Flats”.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公园,而是属于一个私立学校的。但是这个学校一直让社区的人们使用这个场地。

在对抗疫情、保持物理隔离的这段时间,却有更多的当地人在使用这块场地。通常,我会在第一缕曙光出现时就跳下床,带我的狗(Billie Jo)到马路对面,这块地方就是我们的了——也许还有几个像我一样坚定不移的常客。现在都变了,从日出到日落,这里都很繁忙。我饶有兴趣地阅读了一些文章,这些文章表示,世界各地发生的向居家办公的转变将成为一个持续性现象。我持怀疑态度,也不认为这会成为一个持续的趋势。William Whyte在其出色的短纪录片《城市小空间的社会生活》中说得最好:“最吸引别人的正是别人。”人是社交动物。我们喜欢和别人在一起。我们在生理上已进化为相互合作的社会群体,在近距离中生活,作为社区的一部分来生活。我们的大部分沟通——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都是非语言的,并且依赖于和他人面对面的共处。

但现在办公场所、健身房、咖啡馆、旅馆、酒吧,以及我们通常会聚在一起社交的场所都已关闭,我想我们都在寻求一些联系——我们缺少“人”的解决方式。这意味着我们能够得到这些联系的地方只有街道、公园,和我们周围的公共空间。

在公园和开放空间中与社区中的人们交流的需要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人们按要求保持距离,但仍然和邻居进行交流互动。“你好”比任何时候都多,还有更多的微笑和点头示意;有更多遛狗的人,也有更多骑自行车、踏板车,或滑滑板的孩子。在保持距离的隔离时期,我们的公共空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在承担着社区联系的功能。这些公共空间是我们的社区客厅。我们不在这看电视,但它是在满足其它人类需求之一,那就是我们对归属感的需要。

如果这次疫情有什么持续的影响,希望那是我们能正确评估公园和公共空间在社区生活和联系中扮演的角色。当其它一切都失败时,我们的公共空间将在社区福祉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作为一个规划师和城市设计师,我们总是希望以某种方式标记社区的中心。也许是时候我们设想一个新的社区,以公园为中心,作为社区的焦点和社会交往的场所,而不是某种形式的商业或社区设施。一个从物理空间和功能上来看都是社区中心的地方。那会是一个平等的地方,每个人都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