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绿色空间 填补空白

访谈 – 王筝 | 设计总监
澳中商会(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

当澳大利亚开始感受到COVID-19的影响时,你们在中国的业务如何帮助你们保持领先地位?

我们的中国办公室(由于中国农历新年)于1月底关闭,2月底转换到在家办公模式。我们有许多员工在中国农历新年时回到老家,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在特殊环境下采取在家办公的协调措施,并且帮助团队成员回到事务所所在地,以及进行自我隔离。当对COVID-19的担忧在澳大利亚激增的时候,我们中国事务所开始从在家办公过渡回重新开放办公室;因此,我们的澳洲事务所已经有了应对的经验。这些经验包括项目协调和团队沟通所需的技术要求、客户参与、远程项目资源管理、团队士气和心理健康管理,以及对灵活返工措施的制定。我们利用这些经验在澳洲迅速实施了新的流程和程序,使得向在家办公的转换更加顺畅,项目管理也更流畅。现在,我们在澳洲的团队已全部回到办公室办公,同时,我们还在实施一系列灵活的措施,这些措施有可能会长期实施。

社交限制和隔离对我们的社区心理健康和整体福祉产生了不利影响,绿色空间如何能够与之抗衡?

过去几个月以来,由于COVID-19的影响,我们对社交互动和联系的内在需求已经受到了极大挑战,但我们都看到正是绿色空间帮助填补了这一缺口。长期以来,绿色空间已被证明对人们的感受有非凡的积极影响,它们能通过各种休闲、社交、运动和环境的功能与活动为人们提供互动和联系的平台。我们知道运动有助于心理健康,因此开放性空间(可供行走或跑步的步道和大草坪区域,再加上健身设施和特定的体育设施)能够鼓励人们运动,从而带来更好的心情。绿色空间的特质及其户外开放性意味着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仍然让人们能够交往与互动。

由于过去几个月以来本地公园在体育锻炼和精神激励方面的用途已显著增加,您是否希望看到对当地社区更高密度的小型公园的长期推动?

COVID-19已带来社会规范的转变,这将在许多方面对行为产生长期影响。我们已经看到人们结伴去往离家近,且能方便到达的邻近绿色空间。传统的澳大利亚社区是围绕更大型的公园而设计的,公园与社区之间的距离更远。此刻我们看见大量的对于更密集的绿地和街角公园的迫切需求,以达成和促进在家附近的活动可能。随着使用量的激增,我们还可能看到社区对邻近公园和绿色空间的主人翁意识增强,变得更愿意去保护他们所拥有的,并为之发声,从而要求政府未来对其任何的变动和维护更负责任。在中国,社区内的绿色空间是新开发项目中的重中之重;多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在设计上能够促进核心功能和活动的布局。这个想法并不会改变,但我们确实希望看到将这样的社区内绿色空间扩展到公共领域的强大推动力,能够将公园和开放空间与社区内空间连接起来,从而使人们不仅能在其中进行体育运动和娱乐,通行与保持社交距离也变得更为轻松。

图片:万科西雅图,中国 

您预计此次疫情还会引起城镇规划中的其它长期变化吗?

尽管由COVID-19所致的对城市和城镇规划的长期变化仍在形成过程中,但过去几个月在澳大利亚,我们推进开发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显著改变。对科技需求的激增,成为了私有和公共领域之间新的连接点。我们目前在线上进行报批和项目会议,并进行虚拟的最终开发合规流程。单这一方面就为我们提高开发和规划实践的效率提供了极好的机会,这也会是长期性的变化。

AURA Pedal Park

图片:极光,色彩之城,澳大利亚

在您所从事的领域中,您已看到或期望COVID-19带来哪些机会点?

在澳大利亚,在州级和地方层面,已经发生很多相关的讨论,通过开发行业建设一系列可随时动工的项目和基础设施项目带来经济增长机会。在中国,我们也看到类似的讨论,着重打造重要公共领域和基础设施项目来推动开发行业。

两国都有扩大绿色空间为网络的巨大潜力。在澳大利亚,这可以通过征地,以及放宽或改变基础设施对最小面积和辅助设施方面的要求来实现。这将为更多口袋公园的出现和各片区的连接(在中国的话则是连接起各大型开发项目)铺平道路,而这也将成为COVID-19为我们留下的一笔奇特的遗产。

王筝作为中国区的设计总监,同时在布里斯班领导集团的国际投资团队。她在设计上的高超技能和管理上的组织能力使她能够与位于澳大利亚和亚洲的客户一起在这些地区创造出高品质的作品。王筝在住宅社区、商业和旅游地产景观方面有超过17年的设计经验。在设计总监的职位上,王筝将持续与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团队一起,贡献超越期望值的设计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