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和最新信息

新闻 四月 2016

Chris参加澳大利亚·中国周 第一天:各种反差

今天,我从深圳到广州去,路上有200公里。尽管外界对中国的城市建设有种种看法;然而,我觉得中国的城市建设和开发水平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

这次机会真的很好,能与我们的客户Springfield Land Corporation一起来参加2016澳大利亚周·中国的活动,为我们下一阶段的合作汲取新的灵感。这个项目目前正在进行“城市阶段”的规划。Springfield有一个高速铁路的站点,高密度的公寓和别墅,围绕着世界级高尔夫场地的住宅和未来的商业中心等设施都在规划中。

从深圳到广州,这一路上各城镇的人口加在一起就和澳大利亚一样多了。整个行程都在高架路上行进。这条200多公里长的世界级交通基础设施道路极富价值。

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广佛新世界庄园;这是由新世界中国地产开发的,我们集团承担了景观设计工作。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能实地考察我们在中国的标志性项目;然而,我更要毫不避嫌的说,这个项目所在地拥有最好的城市环境,而且密度控制得很好,有许多可以学习的地方。然而在200多公里的这条路上,如果以“城市容貌”和“生活方式”来考量的话,还有一些地方的发展颇具挑战性——以往的很多案例已经表明了以如此快速的方式来包容如此大规模的城镇化所面临的各种问题。想想我今天的出发地深圳是一个拥有1800万人口的城市,却从1980年才开始“兴建”。这个城市至今才30多年的历史。

在考虑中国城市的发展和密度问题时,我不禁会把澳大利亚作为参考框架,我们对这些问题的观点和看法。

对我们来说,居住在高楼大厦里可以是对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但是,这样的选择还能持续多久呢?尤其当我们意识到我们过去的居住模式并不具有可持续性。

但是,谁来和普通的澳洲人沟通呢?澳大利亚很多的高层住宅,包括我家乡布里斯班在最近的“公寓潮”中所建设的这些高层从规划上来看密度控制得并不好。

某一段时期的项目都是一个高楼接着一个高楼的建设,并没有在地面上的区域分割和环境营造。区隔高楼、连接人们的活动这些似乎都被抛在了脑后。

而在广佛新世界庄园这个项目上,以及其它一些在中国的优秀项目上,我们获得了对于公共区域、私密区域和对项目周边的土地、空间谨慎对待等方面至关重要的认知。

在这些项目上,我看到了当你把大量的人口置于高楼大厦内,你可以通过提供各种公共区域、半私密空间来解决密度问题;这些设计比其它类型的住宅做得都更好。最终,住房只是四面墙,可以在任何地方建造。但是其下的这片土地所营造的环境才是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我认为在澳大利亚很多设计和开发思维并没有到达这个层面。

我在想,如果我们要将大量人口纳入城市体系中,或至少是一个更为城市化的住宅选择,而他们也愿意接受这种生活方式的选择,那么我们在如何创造这些项目上有许多需要研究学习的地方。

在澳大利亚,楼高一直是一个感性的话题,中国的实践证明了多个建筑体、更高、更少的占地能给公共和半私密场地更多空间。对环境的绝对尊重、度假风格和高品质的景观设计在这些高楼的周边的地面上创造了郁郁葱葱的空间。最为重要的是,这能为业主带来不同于城市生活的宁静和休憩之地。

这种城镇化要比我们澳大利亚人因为不喜欢“高”楼而建造的占地面积巨大、因而即使在最好的状况下也只能拥有象征性的公共空间要好得多——更何况,在很多情况下,我们都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也许我们能改变目前这种局面,我们能接纳更多地人,同时控制好密度。